宿然

北极圈垃圾画手。可能掉落冷cp。
杂食,特别能吃。
明明是是喻黄粉,却不产粮。
明明是个周江粉,却不产粮。
不知道为什么老想写昊翔友情向。
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吃不下周叶。

就之前的翔戴,孙翔把小戴抱起来大概是这个姿势。
我觉得一个185的小伙子是完全可以做得到把一个162的小姑娘这样抱的。

【翔戴】一只鸟(上)


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接触,是在第九赛季的夏休期。
一个普通的燥热至极的下午,孙翔正叼着冰棍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QQ的消息提示音突然不要命似的连响了几声。

“孙翔哥孙翔哥!我是雷霆的戴妍琦!”
“你家是不是在S市?”
[位置信息]
“请问离得远吗?可不可以过来一趟?拜托了,十万火急!”

嗯?……雷霆的戴妍琦?她来这干什么?
孙翔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但以他的性子,也没想太多,关掉电视空调扔下冰棍,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便准备出门。看看外面,正午的阳光正晃眼,又随手戴了顶帽子。这才想起没回信息,便倚在门口低头打起字来。

“哦,不远。”

“你先别动啊。”

说实在,戴妍琦给的位置着实有些偏僻,许多房子还是盖瓦的平房,暴露在毒辣阳光下的部分经了炙烤,干燥得仿佛粉末。孙翔赶到时,远远就看见一个小个子站在一面瓦墙下,努力跳起来伸手够什么东西。后脑勺上的两条辫子跟着一甩一甩的,衬得她活像一只长耳兔。待到两个人的距离又缩短了些,“长耳兔”这才发现了对面大高个的存在,朝他挥着手,毫不掩饰声音里的惊喜:“孙翔哥,这儿!”
对面的人笑得眉眼弯弯,孙翔的脸有些没来由地发起烧来――都怪今天的太阳太毒了。他这样告诉自己,隔空闷闷喊了一句“知道了”,不自觉加快了脚步。
“怎么回事?什么事十万火急的?”
小姑娘抬手指了指,孙翔顺着她所示意的方向看过去,阳光刺眼,不过还是能看见一只正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倒挂在一溜瓦下的麻雀――一动不动的好像在cos蝙蝠。正纳闷着它的死活,小东西突然拼命扇动起翅膀,扑棱扑棱地带起一阵粉尘,架势好像不小,最终却只是让它从一只玩cos的鸟变成了钟摆鸟。

孙翔沉默了一会,还是耿直地开了口。
“你十万火急地让我到这来,就是为了让我看麻雀荡秋千?”
“……当然不是!”
戴妍琦又气又笑,无奈地解释道:“你仔细看看嘛,它的腿被一根细绳栓住了,很短的白色细绳。”
孙翔抬手遮住一点光,又调了调自己的位置,这才看清楚了戴妍琦所说的细线――一头缠在小麻雀腿上,另一头卡在瓦缝里。
“戴妍琦,你在这里站了多久了?”他有些诧异,女孩子不都是很在意在光下晒黑的吗?她个子这么矮,要看清楚那根绳,是在这里站了多久?更别提还蹦来蹦去想够麻雀了。
“也不是很久啦……一个小时左右吧,”戴妍琦说着,拿出湿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“嗬,今天是挺热的。我本来也差点自己走掉的,但是想想,它被拴在这里没吃没喝,太阳又这么毒,不到一会就要晒成干了吧。”
她吐了吐舌头,抬头冲人笑笑,又补充道:“所以我就留下了呀。还找了个子特别高的孙翔哥你来帮忙,还好你在这呢!”
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孙翔笑着,孙翔被看的有些不自在,转头欲盖弥彰地轻咳一声,将视线放到扔倒挂着的麻雀身上。
“咳,我试试啊。”
瓦墙目测两米多高,孙翔踮着脚尖举起手,堪堪够的到麻雀的小身子,就这样直接拽下来,怕是过于暴力了,会对鸟腿造成不小的伤害吧……他沉思片刻,转了转自己的帽子,低头问戴妍琦:“那什么,你有小刀之类的东西吗?”
戴妍琦想了想,掏出了一个小盒子:“有的,我针线盒里有小剪刀。”
“嗯……这样……”孙翔摸着下巴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戴妍琦茫然地看着他,可还没来得及发问,视线就被突然卡来的一顶帽子遮住了。
“诶等等……孙翔哥你干什么?”
她更疑惑了,一只手抓住针线盒,另一只手扶着帽檐想抬高一点。
“不是救鸟吗?咳,你、你准备好啊。”
孙翔带着别扭的声音模模糊糊传过来,此时戴妍琦还在和大了一号的帽子做作着斗争:“咦?我要准备什么……诶?诶诶诶诶――!”

身体突然失重,视角急剧旋转,还未来得及思考尖叫声已经从口中溢出。孙翔闷闷的声音从身侧传出来:“啧……不就是被抱起来了吗,至于这么大惊小怪?你们女生真麻烦……。”
换谁都会很惊讶的吧!戴妍琦腹诽着,艰难抬手让帽子不再遮挡自己的视线。
“喂,能够得着吗?”
“啊……等等……还差一点。”她手里拿着小剪刀小心翼翼地去够那根小短线,额头因为紧张而沁出了点点汗珠,一会,她长舒一口气,拿手背胡乱抹了一把汗,手捧着小麻雀如释重负地笑起来。
“好啦!”
孙翔尽量轻柔地把她放下,和她一起去看那只可怜的麻雀。小东西一副被吓坏的样子,不停地发抖,好像没什么力气。两人又走了一段路,才找到了一家小商店,买了瓶水喂给它。

白嫖了这么久我终于开始产粮了!5cm的身高差有好好画的!
想做手书,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。

一只掌上黄少。
他是天使!

今天依旧是到处嚎合绘的一天。
有小伙伴擅长上色嘛――?!

#少天,欢迎回家。
#关于我的大本命
我是因为动漫入的坑。由于剧情节奏快,复杂立体的人物形象短时间难以展现,一开始并没有对老叶产生多少粉的欲望,本以为自己会平平淡淡佛系追番,却因为少天的出现被piapia打了脸。
真香jpg
被圈粉是黄少出场的那集。
夜色已深,偌大的网吧只剩下两个人,此时,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附近闪过……
我一开始真以为是要来一个不法分子,带着所有炮灰都有的蜜汁自信上门找打,然后叶神爆发隐藏武力值吼吼哈嘿英雄救美成为五好网管,或者头脑风暴智取小偷的这种,中二剧情。
结果就在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准备看搞事的时候,门后冒出来了一个有着黄澄澄的炸毛,用围巾巾裹得只剩一双眼睛的家伙,东张西望,鬼鬼祟祟的,咦他眼睛还在滴溜溜转。
what happen???
于是开始审视这个家伙。
啊哦……蓝色黄色都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啊。
话好多语速好快……看来和叶修是老熟人了。
噗,炸完毛又急忙把围巾围住了,挺可爱……!
蓝围巾好长啊……看着就很暖和……
等等???
是不是这集片头有过他???特别帅话很多拿剑唰唰唰噗噗噗戳刘皓的那个???
于是脸盲倒回去看了一眼。

是他是他就是他!!!
于是高冷(bushi)地入粉。

反应过来后,本集开始全程盯黄少。我带着姨母笑和花痴笑看他和老叶互怼,滔滔不绝说话极有节奏恨不得押韵;看他被包子的无厘头逼到炸毛小小爆粗口,露出可爱的不得了的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然后就是在包子卡boss误差极大的时候,黄少嘴角一勾虎牙一露剑光一闪,chuachuachua硬是把歪的没边的boss给卡了回去。
woc锋利!!!帅!!!
他这――么攻气!!!
当时就已经特别特别想更了解他了。

后来就通过补番补原著以及各种同人,对他了解的越来越多。当然,越是了解,就越喜欢他。

我所知道的黄少,日常生活中是那种无论在哪里都会成为焦点的人。他帅气,明亮,耀眼,带着意气风发的少年气,运用鹤太太的话“仿佛全世界的诗意与光辉都和他有关”“连站在夜里,月色都要多匀他几分”。他重感情,讲义气,能为朋友两肋插刀,在外人眼里是超凶的小狮子,在认可的人面前却是嘴硬心软色厉内荏的炸毛猫咪。就算才被弄到彻底炸毛嘴炮全开,闹完别扭扭过头来,还会红着眼眶闷闷问你,今天说好要撸串的,想去哪家?
明明看起来话多易炸不靠谱,却是心思十足细腻的家伙,能敏锐地察觉常人容易忽略的细节。反差萌真好啊。

除了以上的天使成分,黄少性格里还有有一部分重要的,野性因素。
赛场上,他仿佛是伺机而动的食肉动物,可以沉下心游走在赛场,一直一直冷静忍耐,当他完完全全进入潜伏状态,甚至会让你觉得他根本不存在。
然而他又不是真的不存在了。
一但合适的机会出现,他便能完美把握,发挥出可怕的战斗力和破坏力来。
让他忍得越久,他就越可怕。
对方甚至不知道黄少是从哪个旮瘩冒出来的,他只知道自己出现了一个破绽,目光所及之处冰雨已经chua地刺出来堪堪到达他鼻尖,倒吸一口冷气未能做出反应就已吃了几套连击,如果这时时间充足再来个大招幻影无形剑一直连到死,那真是非常酸爽了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以为我们黄少忍那么久是掉线了吗?感受到联盟最强的机会主义者的可怕了吗?!让你们体验一下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拍的滋味!!!
像我这种不矜持的庙粉,一定会发出抑扬顿挫的笑声的。
哈哈哈哈哈恍恍惚惚笑出一声二声三声四声。
然后意思意思可怜可怜对手1秒就够了。
估计被黄少这么弄一次得留好久的心理阴影吧。

跑题了跑题了本来是要谈黄少的野性因素的。
这点在比赛上的明显体现,就是冰雨终于出鞘的时候。动物本能般全身心投入战斗,将理性分析与野性直觉融为一体,冷酷无情出招迅猛,剑剑直指要害;恣意张扬锋利明亮,让人完全移不开眼睛。
他不惧战斗,他享受战斗。

这样的男人……太性感了吧!
很犯规啊黄少!

除了以上的零碎描述,他还是我们蓝雨的副队长,是最锋利的剑,是索克萨尔的骑士,是逼得联盟为他改规则的男人。
我爱他,爱他的意气风发,也爱他的隐忍冷血。
他的笑容曾点亮了我整个世界。即使暂时失去方向,即使碰到很多很多不如意,想起他来,想起他的笑容,嘴角总会忍不住上扬起来。
他是在我经历病痛时把我拉出来的人之一。
他那么好,作为他的粉丝我当然要更努力啊!
要为他争气才行啊!

拼着命靠近,不敢奢望占有。
想向全世界安利他,喜欢他的人真的多起来,却又不免有些被抢走的小自私。
无论何时都想支持着他。
无论如何都愿支持着他。
“也许你不会为我停留,那就让我站在你的身后。”
这就是,我们粉丝吧。

――谨以此献给世界上最好的黄少天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【昊翔友情向】论一次发自内心的打架

#短小

今天的太阳很火大,今天的唐昊也很火大。

这是一个普通的夏休期的普通的一天,天气晴朗,孙翔去找唐昊玩,两个人本想出去浪一浪,然而在烈日的淫威下,他们还是决定窝在家里抱着冷饮看电视。

孙翔这个人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较真,特别较真,一旦做什么事,总是会全力以赴,无比专注。

而且作为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他还特别喜欢正面刚,喜欢带着激情的表达方式。

嗯,认真专注是一个很大的优点。

可是这小子在看电视的时候,也特别专注,根本听不见别人的声音。

意气风发喜欢激情也不是什么错事。

但是你一边看电视一边大喊大叫手舞足蹈全身心代入就不太好了。

你说你要看个世界杯这样你就算了。

你TM看个动物世界激动成这样?!

唐昊很想直接给他来一顿胖揍,但看在他们是好兄弟的份上,他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暴躁,他应该心平气和地提醒他,毕竟俗话说得好,退一步海阔天空,孙翔除了二了点,其他都很好。朋友间就是需要包容嘛。

于是唐昊深吸一口气,调整好心情走向正盯着电视上一个长相奇特的动物的,满脸激动的孙翔。

“那什么,孙翔啊,你也不小了,《动物世界》这种节目应该对你没这么有吸引······”


“我靠这家伙一下子就把一整头鹿吞下去了!居然这么猛!”毫无预兆地,唐昊的耳膜收到了一次猛烈的冲击。孙翔对此却毫无察觉,看到激动处又冷不丁一拍桌子,差点从凳子上蹦起来,就差穿越过去加油助威了。

唐昊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用尽了,但是友情的力量是伟大的,他深呼吸了一次,又深呼吸了一次。

好的,终于稍微平静了下来。”

“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什么玩意长得也太逆天了吧!!!”

唐昊的嘴角抑制不住地抽动了一下。他觉得自己的拳头饥渴难耐。

孙翔对此仍然一无所知。画面一转,一只羚羊在全力逃命,身后的猎豹穷追不舍。眼看就要追到了,羚羊灵巧的一转弯,最终得以甩开猎豹,捡回一条命。

孙翔忍不住生起气来:“这什么猎豹!连羚羊都追不上!靠!”

唐昊的忍耐到达了极限,一巴掌重重拍在孙翔的头上,咬牙切齿:“你聋是不是?!你怎么不进去帮忙呢?!”

孙·被拍蒙·翔:“???”

”我去唐昊你有病啊!”
”你TM还说我???!”

于是两个人发自内心地打了起来。
(完)


垂死病中惊坐起,发现自己没发图bu

【江王】八竿子打不着的告白

#某种意义上赌博的产物
#不知道是江王还是王江

一次普通的联盟常规赛,微草客场对轮回。

每次跟微草比赛,江波涛的心情都很复杂。这不只因为魔术师的打法加大了战术解读的难度,也不只因为微草是两冠豪门队伍,这主要因为——

王杰希,他一直以来憧憬的对象,将要坐在对手席上,与他一次又一次正式交锋。

唉,这种与单恋对象的相杀真是让人困扰又兴奋呢。

就像轮回众人不理解一样,其实江波涛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王杰希产生爱慕——明明同时期的全明星选手那么多,身边也有小周这样号称联盟第一人的家伙,自己的水平也不差。

然而,随着这段暗恋的时间逐渐增加,他终于有些头绪了——大概是因为与众不同吧。王杰希是极富个性的人物,无论在哪里都是很特别的存在。魔术师的打法源自生俱来的直觉,刻在他的骨子里,凌厉深厚,让人捉摸不透。

自己当初本想去微草的,但在轮回显然是更有可能发挥自己才能的。这样他才能更好地跟他站到一个舞台上。

今天是个大日子。宜宴席,忌多疑。

江波涛打算处理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。




微草客场对轮回,轮回胜。

比赛刚结束,王杰希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笑得一脸春风的江波涛。赢了这么高兴?他有些疑惑,大小眼里露出明显的诧异来。

“王队,介意一起吃个饭吗?”江波涛笑容如常,天知道这么一句话他对着镜子练了多少遍。

王杰希挑了挑眉:“江副队长有什么事么?”

“只是希望交流一下而已,”江波涛笑得人畜无害,手心微微出汗,却依然表现出波澜不惊的样子,“就看王队赏不赏脸了。”

王杰希看了他一眼,不置可否,是只跟身后的队员们招呼了一声。

江波涛见状,松了一口气。还算顺利,他想。

两个人吃完饭,虽然一直在聊比赛,但江波涛显然心猿意马,几次犯了低级错误。

这让王杰希很是奇怪,他印象中的轮回副队不是这么迷糊的,真是,如果这位“联盟最被看轻的选手”比赛也这样心不在焉,那微草可要好好高兴一番了。

“江副,你今天——好像不在状态啊?”王杰希直视着江波涛,声音清冷。

正低着头胡扯的江波涛听到,仿佛被按下了什么开关,腾地一下站起来。

“王队,你一直都是我的憧憬。”

轮回冷静自持的外交代表,声音有一些颤抖。

王杰希两只眼睛都吓得一样大了。

“江副,我……”

江波涛急切地打断了他。

“王队……请听下去——听我说完。”

“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,觉得我们两个接触很少,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,但是……事实就是这样的。

“我在刚开始接触荣耀的时候就关注你了。

魔术师的风格真的非常特别,况且连新秀墙都没有,真的很难不被注意到。”

是难缠的对手,也是我尊敬的前辈。

“一开始,我只是拿你当做偶像,关注一下你的消息,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。

“但是后来,你为了微草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,我当时竟然只有一个念头——

“如果我在你身边,那么,你一定不用再束手束脚了。”

王杰希眼底闪现了一丝惊愕。他沉思着开口:“你要知道……”

江波涛苦笑了一声:“没错,微草已经没有精力因为我再去磨合了,选手席很难有我的位置。

“所以我选择了轮回。那里更有可能让我前进——直到接近你。

“从我发现自己对偶像心怀不轨的那一刻起就觉得自己要输。

“你是我的憧憬,我不免会把你美化许多,不自觉地仰望你。——偶像与粉丝之间,天生就不存在平等,但是相爱的两个人却必须要平等独立。

“所以,我必须,跟你站在同样的舞台,达到跟你一样的高度。这样你才可能看到我。

“那么王队……现在明白了吗?我的心意。”

江波涛喘了一口气,眼神坚定。

“王杰希。”

“我想跟你在一起。

“我不勉强,也请你好好考虑。

“Yes or no,我会一直等待你的答复。”